首頁 詩詞 字典 板報 句子 名言 友答 勵志 學校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: 首頁 > 外語考試 > LSAT > 報考指南 >

全面解讀LSAT考試(1)

2010-12-12 來源:讀書人 
中國法學院的考試遠不復雜。讀法律當律師也不是成材的重要道路。在中國這個地方,當秘書才是成材的正道。

編輯推薦您關注:

牛人總結LSAT考試技巧

精選LSAT的邏輯組題答案

精選LSAT的邏輯組真題

LSAT考試歷年試題的解答過程精講

 

  上名校好,名校大多嚴進寬出,只要混進名校,撈一張文憑不難,至少美國著名的法學院是這樣。名校還有名教授,但法學院的教授傳道卻不解惑,至少難得解惑(教授也有自己的道理,說是客戶比他們刁鉆一百倍,同學們還是從學校里就開始適應為好)。那么法學院是如何保證其學生的質量呢?有辦法。校方首先看你是不是名校畢業;美國法律教育無本科,來讀法律的朋友,都是本科畢業,已經有了一個出身。當然,校方會矢口否認,說是他們只有兩條硬杠杠:申請者本科時的平均成績;再就是"法學院入學考試的成績"。法學院入學考試的英文"Law School Admissions Test",縮寫"lsat"。

  一、lsat考什么?

  LSAT不考政治,不考資本主義的理論基礎。本科畢業生的思想已經基本定型,你硬讓他考美國資本主義的那套理論,只能徒然增加其抵觸情緒。LSAT不考外語,但外語很重要,入學申請材料包括本科的成績單,顯示考生是否修過外語,如果修過,外語成績如何。學好法律,有點數學頭腦也很重要。美國法院的一些名教授都有數學背景。比如,哈佛大學法學院的憲法專家勞倫斯·特里伯(Lawrence Tribe)和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的合同專家艾倫·方斯伍斯(Allen Farnsworth)都是專業內的泰斗人物,兩人本科都是學數學的。但LSAT也不考數學,主要是不好考,試題容易了無法將學生分出高低,難了又沒有必要-法律主要還是文字游戲,文字也可以推理,而且律師思維主要是一種文字思維。

  那么LSAT考什么呢?LSAT分四部分:閱讀(reading comprehension)、邏輯(logic)、演繹推理(syllogism)和試用試題。律師是做文字游戲的,閱讀自然很重要。LSAT的閱讀考題與法律無關,而是寬泛地涉及文科的許多學科,如歷史、政治、哲學和社會科學,有時還有一些科普文章。就閱讀而言,LSAT與GRE非常相似,但難度和篇幅方面做了放大。LSAT也省去了GRE中的詞匯部分。大概試題的設計者假設,對能做LSAT的人來說,詞匯理當不在話下。

  邏輯對律師來說很重要:律師的看家本領就是雄辯、狡辯或是說思辯,而"邏輯就是思辯和推理的語法,正如語法是語言的的邏輯一樣。"邏輯思維不是人的天性,并非天性的東西做起來就很痛苦,但仍然需要去做,尤其是律師必須去做-如果表達時邏輯不清,聽的人無比痛苦。再有,美國的法律比較復雜,例外中又有例外,幾乎沒有窮盡。例外之多是調和各種利益的結果,反應了人們求全的心態。如果缺乏邏輯頭腦,轉幾個圈子,便會迷失了方向。演繹推理(syllogism)也叫"三段論法",即已知A、B后求C,就是時間太緊,需要考生迅速作出判斷。演繹推理實際上也仍然是邏輯的一部分。

  試用試題不算分,是為題庫之類試題,先拿考生開刀,免費試驗一下,看看考題出的有沒有破綻。但考生并不知道那些是試用試題,四個部分的題目都得玩命地去做。如果讓考生知道真偽,讓他們輕松對付,那就起不到 經驗試題的預期效果了。

  除上面幾部分外,還要加考作文。LSAT與科舉很相似,作文也是先破題,說明文章的論點,然后陳明若干條理由,最后是結論。不過,LSAT的作文只是參考。真是參考,文章只要文字通順,意思清楚即可。作文方面還真是不能大做文章。歌功頌德的文章不會有上好

  的,歌頌權勢氣,也無需智慧,有媚骨就行。好文章都是批判性的-不是批判教育小民,而是抨擊權貴。但批評性文章難免文字激昂,觀點更是容易引起爭議,甚至有可能冒犯閱卷者。學術文章自然可以檢驗一個人的學術功底和文字功底,但LSAT和科舉都是閉卷,沒有時間考證和推演。更何況,LSAT不考法律知識--既然沒有法律知識,何來學術文章?所以說,當堂考作文,不是一種檢測考生水平的好辦法。

  二、LSAT的生日

  LSAT有五十多年的歷史了。1945年5月17日,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的招生辦主任佛蘭克·波爾斯(Frank H. Bowles)致函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主席,建議共同研究法學院能力考試的可能性。1947年夏天,兩家又拉上耶魯法學院和哈佛法學院。1947年10月,哈佛法學院表示,同意推出該考試。美國法學院中,哈佛是老大,凡事哈佛同意,就算成了一半。

  幾家法學院又邀請更多的法學院加盟,糾集到的法學院是:斯坦佛、康奈爾、紐約大學、賓夕法尼亞大學、西北大學、紐約州立大學和新澤西州的羅特杰爾斯大學。紐約大學法學院的威廉·拉彼阿納(Williams LaPiana)是LSAT方面的權威。按他的說法,如果LSAT有生日的話,應該就是1947年11月10日這天。

  發展到今天,不僅全美法學院都用LSAT的分數,就連加拿大法學院也用LSAT錄取學生(有人戲稱,加拿大是美國的第五十一個州)。但加拿大一流法學院入校的平均分數線,只及美國中流法學院的平均錄取分數線。LSAT還在世界各主要城市遍設考點,想到美國學習法律的人是在這里第一步踏上賊船。

  LSAT不分學科,不考專門知識。對大多數人來說,人生的路是越走越窄。正因為如此,開始就更不要將路限制的太窄。除了那些在律師事務所發財或謀生的律師之外,更有許多人靠其他手段謀生:或在政府內當個小職員謀生,或做點小本生意,或去給券商當掮客,有的還從政,或賣文為生。所以一上來就弄得太死不好。LSAT主要是檢測考生學習法律的能力(aptitude),但并不叫能力測試。LSAT草創之日,教授和專家們就商定,盡管是測試能力的考試,但并不冠以能力測試的名稱,因為主持這項工作的教授、專家一致認為,LSAT只是測試某一種能力,LSAT考的不好,只能說明考生的能力不在學法律這方面。考生仍然有可能是其他方面的天才或超天才。


(作者:讀書人網友 編輯:kind887)
熱點排行
致青春在线客服 澳洲幸运10大小app 老11选5 北京pk104码 牛盛配资 北京11选5最新开 排列三走势 一本道兽交 福建体彩36选7开 闲来广东麻将官网 wb极速飞艇 柚木提娜步兵番号 广东11选5遗漏数 青海十一选五 幸运飞艇信誉群 14场胜负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控